岁月可逝 父爱不老

[来源:未知][作者:澳门银河平台新闻网] [日期:2020-06-21 08:32]

◇ 张春华 (山东局四队)

夏季雨水较多,特别是今年夏天,有好几个夜晚,窗外呼呼的风响和轰隆隆的雷声都使我难以入眠,这不禁让我想起父亲,想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想起父亲晚年的留恋和对我的爱。

风歇雷息,静静地听着雨打树叶的声音,便想起老家门前的小河。老家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山村,春秋时节溪水清澈,流淌不息,夏季大雨瓢泼时,山上的雨水汇集在门前的河床上,有时还会侵占到大门口,这时安静的溪流就变成了咆哮的洪水猛浪。幼小的我总担心自己被雨水冲走,所以常跟在父亲身后,只有这样才感到安心。到了上学的年龄,雨季过河也是一件危险的事,当洪水稍歇时,家长们便开始送孩子们过河上学,这时其他孩子都是家长牵着手摸索着前行,而父亲却让我趴在他背上,背着我蹚过小河,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是满满的甜蜜和自豪。

夏天,河水平静的傍晚,母亲在河边洗衣服,我和父亲便坐在河床的大石板上休息,那时我总感觉自己已经是个有用的“小大人”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听着外面的雨声,我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大雪纷飞的冬天。初中时,多少个冬日雪天,离家10多里路,都是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去上学。一场大雪,淹没了本就很窄的土路,放眼望去一片白,根本看不到路,单人骑自行车都会觉得吃力和危险,父亲载着我骑行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好在到了有大车驶过的地方,父亲便沿着车辙骑行,解决了找不到路和骑车费力的问题。到了学校门口,父亲把我抱下来,随后叮嘱两句,便转身骑着车歪歪扭扭地往回赶。瘦小的我活动着冻僵的双腿在原地看着父亲的背影,感到特别温暖和幸福。父亲无言的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雨还在下,间或还有雷声。在不富裕的农村家庭,供4个孩子读书上学,十分艰难。那时候,农村的女孩子初中毕业大都选择工作或者报考中专,继续读高中的甚少。可父亲一直叮嘱我:“你要好好读书,只要你能考上,我就供你上学!”成绩不错的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县重点高中,于是,我开始了每周奔波30多里路的高中生涯。1987年,我成为小山村里的第一个女大学生,整个村一下子沸腾了。虽然父亲没说什么,但从他眼角的泪花和上翘的嘴角,我察觉到了父亲的自豪和骄傲,可这背后的艰辛,我是当了妈妈之后才体会到的,因为父亲从没有在我面前提过一句家里困难的话。

雨未停,声不住。我又想起了父亲病重的日子。他很坚强,在受尽癌症折磨的一年多时间里,从没喊一声疼,特别是生命最后的那十多天,每次他都是疼得受不了了,却不好意思开口提打针,都是我们主动问起,父亲才会同意打止疼针。每次我回家看望父亲,他总是表现得很轻松,但我知道,父亲正忍受着巨大的悲伤和痛苦。我要离开时,父亲会忍着疼痛挪着步子把我送到门前河桥边,那种恋恋不舍的眼神告诉我,父爱的伟大在于不言。老年重病的父亲多么希望我能留在他身边,可他又怕给我们增加心理压力和负担,始终隐忍不言。父亲去世时我们都在身边,他走得很安详,我想,这是父亲给我们这些儿女最后的父爱。这父爱,无私而又细致入微。

外面的雨声渐渐变小,我也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梦到了回家看望父亲。酒桌前,父亲和我们喝酒聊天,询问着我们的身体和工作情况,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笑,气氛特别美好。父亲嘴角还时不时地露出笑容,我在笑意里熟睡。

时光飞逝,如今我已年过半百,但父亲的爱却停留在我的记忆里始终不老,每每想起,我都会觉得无比幸福。在这个雨季,在父亲节到来之际,我写下这段文字纪念我的父亲,也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幸福平安、健康长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