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

[来源:未知][作者:澳门银河平台新闻网] [日期:2020-06-18 08:29]

◇ 徐秋艳 (陕煤地质物测公司)

爸爸说他跟妈妈的初遇是极其浪漫的。爸爸年轻的时候是个小才子,喜欢吟诗作赋,妈妈则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于是在媒人的介绍下,爸爸便去外公家拜访。不巧的是,妈妈那天刚好不在家,于是爸爸便在妈妈的书房里面等。左等右等等不来,眼看暮色渐红,爸爸便顺手在妈妈案头的一本书上题了一首诗,随即离去。妈妈回来后看见书上俊雅的字和隽美的诗,顿生好感。

但是妈妈却硬说,小的时候便见过爸爸。十几岁那年,她看见外公家门口蹲着个瘦高的后生,就是年轻时的爸爸,像极了宝玉初见林妹妹时的一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于是,在那个年代,爸爸妈妈的相遇羡煞旁人。

当年他们结婚没多久,爸爸便忙于生计,工作地点路途遥远,需要骑车两个小时。其实单位是有员工宿舍的,但是爸爸不愿住,每天下班都要风雨无阻地往家赶。于是,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妈妈便起床做早饭,红豆稀饭,热锅馒头,两个炒菜,天天如此。

多年后,我也上班工作了,早已习惯了为了早上能多睡一会儿,饿着肚子上班,路上买早点随便凑合一下的生活。有了孩子后,婆婆过来帮忙,她坚持每天早上起来给我们做早饭。我十分不解,觉得太过麻烦。婆婆却说:“早上吃点热乎的早饭,上班路上就不冷了。”

那一刻,我理解了妈妈几十年来五点起床的坚持,为的就是爸爸能在两个小时的寒风里胸口有份浓浓的温暖吧。或许就是那份用爱熬制的早点,成了爸爸不管严寒酷暑每天都要雷打不动地往家赶的动力吧。

后来,姐姐、我和弟弟相继出生,家庭的担子愈发沉重,爸爸的工作也越来越忙,加班成了常有的事。经常是妈妈在家早已把晚饭做好,却在暮色中等着爸爸归来,有时候我们实在太饿,妈妈就催促我们先吃。等爸爸回来的时候,他俩就坐在一起,边吃边聊。爸爸会说起他当天的工作内容,完成了一份重要的工作,还见到了以前的同事,中午一起喝了点小酒。妈妈会告诉爸爸今天小姨来家里做客,姥姥的身体好多了,孩子们今天考试一点都不紧张,艳儿还提前交了卷。就这样,一顿饭他们能吃好久,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等到妈妈收拾桌子洗刷碗筷,爸爸便会站在旁边乐呵呵地接过妈妈递来的干净碗筷放到橱柜里面。他们在厨房轻语依偎的背影,成了我童年最清晰的记忆。

去年过年回家时,我猛然间发现,记忆中还年轻的父母已经悄然长出皱纹和白发。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我们长大了,父母就老了。爸爸妈妈却说,是我们太矫情。是啊,一会儿不见他们,两人不是在厨房一起洗碗,就是在房间里面一起看手机上好玩儿的视频,咯咯地笑出了皱纹。或许就是我们太矫情,在他们彼此的眼中,爸爸永远都是外公家门前那个黝黑的后生,在灿烂的阳光下笑出白花花的门牙。妈妈则是书桌前娴静的少女,吟诵着爸爸留下的诗句,芬芳如华的脸颊与屋外的桃花交相辉映,亦如他们初识时的模样。

父母的爱情,纯粹而简单,如一汪春水,没有惊涛骇浪,却源远流长。几十年来,他们将爱与包容,温暖与尊重揉进水里,载着岁月的忧愁,载着皱纹与白发,载着笑靥如花,载着柴米油盐酱醋茶,慢慢地往前走。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波光粼粼的水旁,我望着夕阳下他们悠长的倒影,明白了爱最初的含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