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药箱

[来源:未知][作者:澳门银河平台新闻网] [日期:2020-05-17 08:35]

◇ 赵 欣 (山东局物测队)

母亲的家里珍藏着一个药箱,它看起来已经很陈旧了,四个角都已磨破,上面原本很鲜艳的红十字也变成了暗红色。虽然看起来并不起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在母亲心里却无比珍贵,仿佛它是传世之宝,承载着医者一生的精髓。

我的母亲是一名医生,上世纪50年代末毕业于一所卫生学校。当时,国家号召“进步青年支援山东”,母亲正值二十芳华,就和父亲一起离开上海,随着“支援山东”的队伍来到了齐鲁大地,成为一名矿区中心医院的医生。

那个年代的青年,国家号召去哪里就义无反顾地去哪里,为了自己崇尚的事业无怨无悔。母亲也是这样,她放弃了上海的工作,果断报名加入到“支援山东”的队伍中。可谁也没有料到,那个年代的山东,医生很是奇缺,特别是女医生,更是凤毛麟角。每个医院的医生几乎都是全科医生,什么病都需要诊断治疗。母亲有时忙起来,吃住都在医院的办公室里,一周也只回一次家。父亲只好代替母亲尽责,成为家里的“主妇”。

母亲经常要外出巡诊,而且巡诊时全靠脚力。一般情况下,她都会在前一天先把药品备齐,连同药箱一起带回家里,第二天直接去巡诊,这就节省了去医院取药箱的时间。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药箱,就是因为母亲要去巡诊,所以把药箱带回了家。看到它我充满了好奇,一直站在母亲身边不愿意离开,等待着母亲打开药箱,想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宝物”。

母亲将药箱放在桌子上,药箱是崭新的,牛皮做的,上面的红十字鲜艳夺目,盖子上有把小锁,但是并没有锁上。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立刻被里面摆放整齐的药瓶吸引住了,我迫不及待地将上面这层从药箱里拿出来,只见下面一层也全部都是药瓶,每个药瓶的盖子上都粘着胶布,胶布上写着药的名称,我想这大概是母亲为了取药方便而刻意做的。

我用尽全身力气想把药箱提起来,可药箱却纹丝不动。母亲笑着说:“这个药箱有二十多斤重,你这个小不点儿可拿不动。”年幼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毅力支撑着体重不足百斤的母亲肩背着这药箱徒步去巡诊。

周围的邻居时常来我家找母亲看病,有头痛脑热的也都是直接来找母亲诊断后拿点药回去。淘气的小孩们磕破了手脚之后也哭着来找母亲,母亲一边哄着他们,一边从药箱里拿出药水先消炎再包扎,孩子们也会因为母亲温柔的方式而变得不哭不闹。

当地矿区的人几乎都认识母亲,见了面都尊称她“顾大夫”。母亲和蔼可亲的行医风格被大家称赞,而依偎在母亲身边的我也经常被夸成“小可爱”。每次母亲去我学校巡诊的时候,老师和同学们都会把她围在中央,叽叽喳喳说着自己的病情。母亲都会耐心地一一回答,有时还会从药箱里取一些药给他们。

最令同学们开心的是,母亲的药箱里有治疗蛔虫的“宝塔糖”,她会根据同学们描述的状况嘱咐他们如何服用。得到了“宝塔糖”的同学如获至宝,令他人羡慕不已。每当这时,我总会骄傲地告诉同学:“那是我的妈妈!”

时光如梭,药箱伴随着母亲从医35个年头,母亲退休的时候,她的药箱也随之一起退出了“岗位”,它虽然早已褪去了原来的色泽,四角也磨出了小洞,但母亲却把它放进柜子里永远珍藏了起来。


友情链接: